云趣众娱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云趣众娱网 » 太极拳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 县豪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看三个故事。

01、一个男人走入写着「女」的电梯,当他出来时,就变成了女人。

02、未来有一种交通工具,叫「思动」,乘客在出发站被催眠,身体将被分解,并于0.000000000067秒之后,在终点站被重新聚合。一名小男孩在出发站故意憋气,导致催眠失败,0.000000000067秒后,终点站的他,成了一个满头白发的怪物。

03、一对好友外出露营,其中一人在树林中发现同伴尸体,她惊慌跑回河边露营处,却发现同伴正在烧水。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这三个故事,都印证了「想象力」的三个层次。

第一层,抛出一个匪夷所思、超越现实经验的故事,这是想象力的显性部分。

第二层,在这个故事中,将最重要的部分预留给观众或读者,形成一种模糊并具有引力的空间,这是想象力的隐性部分。

01中,电梯为何能令人变性?

02中,出发站与终点站之间发生了什么?

03中,同伴的生死之间,有何真相?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电影中的人体分解

第三层,在显性部分与隐性部分之间,构建一种令人信服的因果联系,这是想象力的逻辑部分。

这种逻辑,将促使看到故事的人,开始生成属于自己的想象——

01中,「女」字会不会是一种魔法?

02中,身体在0.000000000067秒完成了分解与聚合,那精神呢?会不会如同面对一堵墙,千万年不能移动、不能眨眼?

03中,树林里难道开启了平行世界,只有死亡,才能令人回归唯一时空?

显性、隐性与逻辑,缺一不可,方能形成一种高级想象,这种想象,在开拓思维的同时,留下强烈余味。

正是这份基于思维推演的余味,足以使人的目光与精神怔在片尾或文末。

此时恰可以揭晓故事来源。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01来自日本富士电视台经典巨作《世界奇妙物语》系列早期作品中的开场超短篇《电梯》

02来自美国著名小说家斯蒂芬·金的科幻短篇杰作《思动》;

03则来自2019年3月25日在中国内地网络首播的全素人奇幻恐怖短片集——

《不思异:电台》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2017年,不思异团队就出品过共26集,每集3分钟的《不思异:辞典》,并在豆瓣获得7.7分的成绩,如今,集数减半(12集)、单集时长翻倍(8分钟左右)的《不思异:电台》(以下简称《电台》)同样获得7.7分,且评论走向十分不错。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尽管如此,这一系列仍处于边缘状态,它在小部分恐怖剧迷之间流传,并未进入主流视野。

长篇影视剧对主流视野的占据,以及抖音、微博视频、快手等短视频类型给用户留下的快闪资讯印象,使短片剧集很难突围成一种独立艺术类型。

2017、2018,「陈翔六点半」接连拍出《废话少说》、《铁头无敌》两部网大,足以证明,即使身为国内短视频代表团队,他们也依然难掩向主流靠近的渴望。

但2019网飞(Netflix)出品的动画短片集《爱,死亡和机器人》(《Love, Death & Robots》),以豆瓣9.2、IMDb8.9的好口碑刷屏国内观众的社交媒体,则以特例证明,在短片剧集颇受「压迫」的当下,极其突出的作品依然能轻松吸引主流与大众的视线。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爱,死亡和机器人》10《变形者》剧照

从剧作层面而言,《爱,死亡和机器人》的18个故事其实良莠不齐,《桑尼的优势》、《祝有好收获》具有显著的情节转折,《机动装甲》、《裂缝以外》则依赖于最终反转,《三个机器人》、《酸奶统治世界》却又只耽于概念呈现,《齐马的作品》、《冰河时代》甚至侧重于对哲学史学的开发……然而毋庸置疑,这部剧集呈现了短片最好的创作状态,即对「张力」的重视,无论是剧情张力还是美术张力。

「张力」是一个很通俗却很抽象的词,理解它,不妨以另一个字代之,即「」。

缺乏张力的作品,观众将无法产生「绷」这种「拉扯感」,张力越足,观众越觉紧绷,最好的张力,当是紧绷感已至断裂的临界,但最终并不会真正断裂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爱,死亡和机器人》07《裂缝以外》剧照

可以看看《裂缝以外》这集:

格丽塔出现在太空舱时,这一形象出现的时间与情境,使她天然携带一种与现实迥异的真相,这种神秘真相立即令观众陷入紧绷感,即使格丽塔身上的「故乡气息」令男主倍觉温存,这种紧绷感也不会消失。

男主的逐渐崩溃,使观众接近「断裂临界」,格丽塔的真身则令人不得不回想男主与她的交合,由此,紧绷感将始终存在,永不断裂。

所以,《爱,死亡和机器人》的高级想象力,为短片剧集在大影视环境中的健康生存,提供了一个清晰范本。

那么,《电台》中,是否具有这种动人的张力呢?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剧情之时间的长短

不急。

这是《电台》给人的第一印象。

无论时间多短,需要呈现的剧情多丰富,《电台》的节奏都是从容的。

这种从容,并不影响《电台》的惊悚感,反而可以通过对剧本的精致打磨,在叙事中突出细节与留白的魅力。

细节与留白,方能使剧集达到令人细思极恐的效果。

《电台》对应《不思异》系列第一部《辞典》,《辞典》是翻书看故事,《电台》取「竖耳听故事」之意,而这故事自然以视听、光影、画面呈现。

《电台》在起承转合的完整故事中,对细节、留白的重视,于E06《不等价交换》、E11《夜半迷离曲》这两集体现最为典型。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不等价交换》——

开场,一名着病号服的猥琐男子,正在医院卫生间照镜子,他使劲揉搓面部,大叫:这是谁呀!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信息量来了:1、病人;2、身体与灵魂不属于同一人;3、病人对这种交换非常恐惧及不满意;4、灵魂可能属于一名帅哥。

正片的下一个镜头,信息量更丰富: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一名帅哥闭目静躺在病床上——灵魂的真正归属;

一名美女陪在这帅哥的床边——一种符合主流审美的通俗配对;

猥琐男子在另一张床上盯着美女——两名男子在同一间病房,提供了灵魂互换的可能,而这种盯视,透露出猥琐男子内心欲望,欲望将成为最基础的行为驱动;

同时,病房满地的瓜子壳与猥琐男嗑瓜子的动作,则在以上信息中又叠加了另一层信息,以细节补充猥琐男令人厌恶的性格。

一个几秒钟的画面,已提供出剧情发展的所有基础元素。

帅哥醒来时,一系列惊讶动作证明,猥琐男的灵魂已经被换入帅哥体内。

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当然是以帅哥的身体去享受与美女的云雨之欢。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两人在汽车后座准备行事,此时,帅哥撕开了自己左胸的绷带,伤口呈现出惊人的真相。

而拥有帅哥灵魂的猥琐男,却在此集结束的瞬间,露出邪魅一笑。

帅哥与美女是何关系?胸部伤口是何来历?这些剧情留白,直指片名深意——

猥琐男拥有了俊美肉身,却成了一种不等价交换,因为他失去的,是比俊美肉身更重要的东西。

《夜半迷离曲》——

一名大学男生在深夜走廊狂奔,他手上捏着一个戏曲玩偶,突然,前方出现了什么,他骤停,面露惊恐。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这名男生本来要与女友约会,无奈学校保安将大门锁住,为报复,男生偷走保安放在凳子上的戏曲玩偶。

男生渐渐发现,有一位身穿戏曲服装的神秘人物在跟踪自己,此人,或是手中戏曲玩偶的真身。

当男生最终被绊倒在地,倾近他身体的神秘跟踪者终于露出真容。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这令人震悚的真容为此集「第一吓」,「第二吓」则在此集结尾,随着镜头横移,这名男生的最终结局被阴森地暴露在观众眼前。

《夜半迷离曲》给出了结局,却未对结局作任何解释,这种「无为」,便是恐怖影视最经典的ending pose之一。

在几分钟时长里展现完整的恐怖叙事,需要创作团队在背后花费大量时间打磨剧本、研究拍摄,这与Troma Movies每年举办的「15秒恐怖电影大赛」不同,它无法依靠相片拍摄一般的灵光乍现。

除了叙事,它还需要结构设计,甚至艺术设计。

艺术之时间的画幅

难以想象,《电台》这种超迷你剧,居然勇于抛弃单线反转,而在结构与艺术上奉出明显的野心。

尚不敢轻言《电台》具有电影质感,但从E08《爸爸去哪了》、E10《寻隐者不遇》这两集,可明显感受到主创向「电影化」靠近的决心。

《爸爸去哪儿了》同2018台剧标杆《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共享同一主题:父母对孩子的变态控制。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导演欧丁丁在此放弃惯用的单线叙事及空间递进结构,而在不足7分钟的时长内,大玩「三线叙事」与「空间平移结构」。

一人与其母相依为命。

此人人生被隔离为童年、少年、青年三个阶段,每个阶段,在这里都有一个独立空间。

三个阶段、三个空间,被平行讲述,阶段与阶段、空间与空间,被房间的承重墙区分。

而画面则从始至终处于平移之中,其叙事与影像结构,大约可简表如下:

童年第一段(第一个空间)→墙→少年第一段(第二个空间)→墙→青年第一个阶段(第三个空间)→墙→童年第二段(第一个空间)→墙→少年第二段(第二个空间)→墙→青年第二段(第三个空间)……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墙的宽度变化也充满意味。

随着惊悚气息愈见浓郁,墙的宽度也在增加,从最初的半屏,到最后铺满整屏。

胡波《大象席地而坐》中,有一段4分05秒的养老院长镜头,同样使用了这种「空间平移」,包括墙的宽度变化。那个镜头一共经过8个房间、12名老人,如果下一个房间会出现鲜红事物,之前扫过墙壁的镜头便相对漫长,甚至超过1分钟。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大象席地而坐》中的养老院

在那里,其实已经可以体会到这种手法的意义:制造一种深灰色的「屠杀感」。

而《爸爸去哪了》,也确实是一个关于「屠杀」的故事。

E10《寻隐者不遇》则更是在4:3的画幅内装下了千年时光。

正如片名,此集便是在唐代贾岛同名诗作的意境基础上,衍生出的黑白古风故事:

一名樵夫上山拜访一位高人,高人却始终不在,房中只有线香永恒燃烧。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寻隐者不遇》与其它集相比,有明显的画幅差异

此集全程以文言旁白推动叙事,情节看似平平无奇,却在其中隐藏了一个千年传说,并以「龟」的形象将此传说具象化,最终对贾岛诗句「云深不知处」进行了全新诠释:不知处的,岂止空间,更有时间。

而结尾画幅、色彩、情境、时代的全方位改变,则是摄影师王鹏举对这一故事充分理解后的艺术结果。

这一艺术的关键词为:4:3+固定机位+黑泽明式构图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同时,王鹏举也提到音乐对于《电台》的重要。

音乐之时间的声音

音乐对于恐怖影视的重要,毋庸置疑。

1977年意大利导演达里奥·阿基多恐怖名作《阴风阵阵》,正是因为哥布林乐队(Goblin)极具骇人效果与辨识度的电子乐,才使其在叙事并无特色的劣势基础上,依然成为意大利「铅黄电影」的代表(当然,另一方面源于其杰出的色彩运用)。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铅黄恐怖片《阴风阵阵》

除增加叙事的视听魅力,音乐甚至可在恐怖片中直接推进叙事。

影评人子戈认为导演张猛在整部《阳台上》中,都试图用视听语言叙事,越南导演陈英雄在其1993戛纳金摄影机奖处女作《青木瓜之味》中,同样以视听而非情节完成叙事,可见,影视的叙事驱动可以不必非是情节,《电台》E07《无头人像馆》中,音乐便成为了叙事的驱动因素。

一名犯下杀人罪的女子来到无头人像馆,冀望通过「换头」以躲避刑事制裁。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此集2:45至6:35,这名女子在人像馆的展厅内缓慢走动,「欣赏」被展览的所有相片。

单看画面,这近4分钟几乎没有叙事成分,但音乐由清冷舒缓逐渐向激烈悚然过渡,并间杂骤现的重击乐,女子则在此乐声中一步一步走向最终的「无头结局」,而这一集的真相,更是在音乐的渐变中被相机的咔嚓声猛然托出。

民谣乐队衣湿乐队以拨弦乐器创作的古风音乐,则在上述《寻隐者不遇》中,与画面中的古院山雾彻底融为一体,也在某种程度推进叙事发展。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无论几分钟,还是上千年,时间都会在人的内心发出声音,创作者如何通过音乐,将这些声音外化进观众耳中,正如编剧如何让观众明白「时间才是最恐怖的元素」,都需要极为高超的功力。

尾章

《电台》的故事中,既有《寻隐者不遇》的东方意蕴,也有源自西方古典神话的「当代聊斋」。

E03《美杜莎病毒》便是将古希腊神话人物与当代电子产品病毒相结合的故事。主创在此提高了这部短片剧集的观影门槛,观众需对「蛇发女妖美杜莎的凝视将使男人变为石头」这一传说有所了解,才能体会「美杜莎病毒」的恐怖之处。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电影中的美杜莎

E02《人生修改器》,则通过校园霸凌题材和一种奇幻反转,揭示出一个永恒的四字真理:此消彼长。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E05《床底惊魂记》更邀请抖音网红赵阵雨,在恐怖题材最经典的「床底有鬼」模式中,撒了一把令人意外的狗粮(这因此成为全剧最欢乐的一集)。

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被这个穷剧组拍出来了

英国作家约瑟夫·康拉德曾说,「每一个时代都是靠幻想养育的,以免人们过早地放弃生活,使人类走向死亡」,美国历史学家亨利·亚当斯也曾强调人类心灵对想象的渴望。

为何?

因为想象是人类精神自由的一种,而在自由的同时,它又需要被一种精确的力量所控制。

这在艺术创作中尤其得以体现——天马行空但必循之有迹

而《不思异:电台》,正是「自由想象」与「精确想象」的十二次结合。


①电梯:电梯的封闭空间及其自动上升下降的属性,成为惊悚想象的沃土。香港科幻大师倪匡就曾在其「卫斯理系列」之一《大厦》中,写出过一部会无限上升、凡进入者皆不得善果的电梯。而在2007、2010、2011,美国更是推出过数部以「电梯空间」为题材的恐怖电影。

②《裂缝以外》:根据作家Alastair Reynolds同名原著改编,剧集中的14《齐马的作品》原著作者也是此人。实际上《爱,死亡和机器人》中只有03《证人》、15《盲点》属于网飞原创剧本。

③《寻隐者不遇》: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④哥布林乐队:意大利摇滚乐队,达里奥·阿基多御用乐队,并曾被达里奥·阿基多推荐给美国导演乔治·A·罗梅罗(George A. Romero)合作1978年老版《活死人黎明》。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