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趣众娱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云趣众娱网 » 美食

他的喜怒无常反倒令人高估其智慧——路易-波拿巴

他的喜怒无常反倒令人高估其智慧——路易-波拿巴

路易-拿破仑-波拿巴,是法国第一帝国皇帝拿破仑的亲侄子,从一降生,他就被赋予了波拿巴家族强烈的荣誉感,他用一生追求重视拿破仑一世的辉煌,但他虽然与其伯父有同样的野心,却不具备先辈的才能,最终断送了法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国,也终结了波拿巴家族的复兴之梦。1839年年仅31岁路易-拿破仑-波拿巴发表了《拿破仑思想》,歌颂其伟大功绩。九年后风云际会使他交上了好运,年仅40岁便当选为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总统。伯父拿破仑皇帝赫然在前总统难以满足他的欲望,1852年,他尊自己为“拿破仑三世”,并立即登基为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皇帝

他的喜怒无常反倒令人高估其智慧——路易-波拿巴

他的喜怒无常反倒令人高估其智慧——路易-波拿巴

他的喜怒无常反倒令人高估其智慧——路易-波拿巴

路易·波拿巴于1808年4月20日出生在巴黎的赛鲁特街。他是路易·波拿巴与奥通斯的第三个儿子。1806年,拿破仑一世封自己的弟弟路易·波拿巴为法国的附庸国--荷兰的国王,又令自己的妻子带来的女儿奥通斯与弟弟结婚,立为荷兰王后。路易·波拿巴有三个儿子。长子死于童年。后来,路易·波拿巴与妻子奥通斯不睦,又为满足荷兰商人要求,破坏了皇兄为反对英国而制定的大陆封锁政策。拿破仑对此极为不满,于1810年废除了弟弟的王位。路易·波拿巴被罢黜后,去法属意大利王国的佛罗伦萨住闲。奥通斯不愿随行,留居巴黎皇宫。路易-拿破仑·波拿巴的幼年一直是在宫廷中度过的。皇宫的荣华富贵生活,对他一生影响颇大。

1815年法兰西第一帝国垮台,拿破仑一世被流放。代表大地主利益的波旁王朝复辟。1816年,复辟王朝下令,把波拿巴家族流放国外,奥通斯也被放逐。住在佛罗伦萨的路易·波拿巴根据当时的诉讼法,要走了大儿子。奥通斯只好带着小儿子路易-拿破仑·波拿巴在德国、瑞士等地流浪。1817年,奥通斯在瑞士土尔高州的阿伦内伯格定居下来。路易-拿破仑·波拿巴曾在奥格斯堡大学预科学习,也在阿伦伯格军事工程学校和炮校受过教育。20岁时,他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仇视波旁王朝,但又为皇权思想所支配。他的自由主义思想是与对拿破仑的崇拜混杂在一起的。

1830年法国爆发七月革命时,路易-拿破仑·波拿巴正在意大利。这次革命推翻了波旁王朝。在七月革命的影响下,1831年2月意大利中部爆发了起义。具有某些自由主义倾向的路易-拿破仑·波拿巴被卷进了这次起义者的队伍。后因统治意大利的奥军赶来镇压,他潜逃巴黎,经伦敦,返回瑞士的阿伦内伯格。

1832年,路易·拿破仑加入瑞士国籍。同年拿破仑二世也死了。从此,24岁的路易-拿破仑·波拿巴产生了一个信念,即自以为命运决定了他应继承其伯父的帝业。当皇帝,就成了他梦寐以求的目标。他利用七月王朝时期动荡不安的政局,试图以武装叛乱来发动政变。1836年10月30日,他模仿其伯父的样子,身穿灰军装,头戴拿破仑式三角帽,在几个赞成波拿巴主义的老兵和旧军官的协助下,窜到斯特拉斯堡驻防军的两个炮兵团发表演说,号召士兵推翻路易·菲利浦,拥戴他做国王。这种荒唐滑稽的冒险行径,受到当头棒喝,仅仅经过几个小时,叛乱者全被解除武装。路易-拿破仑·波拿巴被扭进警察局,并被流放到美洲去了。1837年4月,他在纽约获释,弄了一张假护照回到瑞士。到家时,他的母亲已病危,不久去世。

1815年在滑铁卢惨败后,拿破仑一世选择了退位,法兰西第一帝国宣告结束。七岁的路易-波拿巴也被迫随母亲流亡海外,并与1832年加入瑞士国籍。路易-波拿巴从小就废除崇拜自己的伯父,一心渴望重现法兰西第一帝国时期的荣光,并始终以拿破仑一世的天然继承人自居。十九世纪三十年代末,七月王朝的政局更加不稳。工人运动和民主共和运动开始高涨。这时,传奇式的"拿破仑传说"广泛流行。路易-拿破仑·波拿巴趁机写出《拿破仑思想》一书。该书1839年一连出了四版,1840年又在伦敦出了一版。在书中,他把拿破仑宣扬为"平民英雄",是"大革命的真正代表",借以抬高自己作为拿破仑继承人的地位。很明显,侄儿是想拿伯父的名字当作他进入皇宫的"敲门砖",但是心比天高的侄子并没能继承他伯父当年的军事才能。1840年8月6日,他又作了一次荒唐可笑的表演。他利用拿破仑主义盛行的时机,给几个伦敦仆役穿上法国军装,贸然在布伦登陆,企图在当地驻军中再一次发动叛乱。这个企图当然又以彻底失败而告终。他被判处终身监禁,囚在哈姆要塞。这位一心想当皇帝的"布伦英雄",在狱中写了一个小册子《论消灭贫困》,把自己打扮成劳动人民利益的捍卫者。1846年5月,被关6年之久的路易-拿破仑·波拿巴,越狱潜逃伦敦。同年,他的父亲路易·波拿巴死在意大利。

1848年二月革命爆发后,金融贵族的统治垮台。在巴黎武装工人的强大压力下,新成立的临时政府宣布法国为共和国,史称第二共和国(1848-1852年)。这个共和国使"资产阶级的统治成为更加全面的统治"。二月革命后,路易-拿破仑·波拿巴从伦敦匆匆赶回巴黎,表示投效临时政府。这暴露出他不仅是个冒险家、骗子,而且是个政治投机分子。临时政府拒绝了他的要求,责令其出国。他返回伦敦。4月,他冒充英国公民,充当了伦敦特别警察,参与镇压宪章派和工人的示威游行。尽管如此,1848年夏秋之间,法国仍有几个市选举路易-拿破仑·波拿巴为制宪议会议员。。12月10日凭借拿破仑一世的名望和农民选票当选为共和国总统。1852年发动政变,解散立法议会,并通过公民投票使政变合法化,逮捕了一切反对他的议员,稍后,又血腥镇压了巴黎无产阶级的反抗,12月2日,也就是48年拿破仑一世举行加冕的这一天,法兰西第二帝国正式宣布成立,路易-波拿巴的名字也就变成了路易-拿破仑-波拿巴,并被元老院尊为“拿破仑三世“从此靠政治投机上台的拿破仑三世竟然执掌帝国政权长达19年之久

普奥开战时候法国毫无作为,部分原因是拿破仑三世认为普鲁士必败,战前他曾告诉前任外长瓦留斯基说:”卿可信朕所言不虚,普奥之战必有意外结果,对我之利不止一端“很奇怪在鼓动两方作战时候,他似乎从未过问过,如普鲁士胜算如此小,俾斯麦为何执意要上战场。拿破仑三世踌躇满志的外表和光辉神秘的经历曾经迷倒过整个欧洲,不幸的是,同时期欧洲大陆的中央屹立着另外一位政治巨人——普鲁士的”铁血宰相“俾斯麦。他早在1850年便用戏谑的语气将拿破仑三世一语戳破:”他的喜怒无常反倒令人高估其智慧。“帕默顿曾将拿破仑三世的政治人格一言以蔽之:其脑中想法增值之快,有如一窝窝兔子”.可问题就在于他的这些想法没有一个更高的中心思想为归一。他赞同民族自决,却无视这对法国中欧地缘政治地位的风险,他支持波兰革命,但面对其后果却又临阵脱逃,他认为维也纳会议的安排是对法国的侮辱,却未能觉悟其实这也是保障法国安全的重要因素。

他的喜怒无常反倒令人高估其智慧——路易-波拿巴

他的喜怒无常反倒令人高估其智慧——路易-波拿巴

不可为感情而结盟,当然更不可为仇恨而开展。拿破仑三世与俄国开战时为了打破维也纳体系,结束法国的孤立和为第一帝国报仇雪恨。实际上法国在黑海的利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巴黎条约》中禁止俄国拥有黑海舰队这纯粹是为了英国利益服务的,并导致俄国对法国的敌对和对普鲁士的亲近。拿破仑三世是个很有趣的人,没有人怀疑他一心一意要复兴法兰西的决心,但是他同时又是一个自不量力的人。更有趣的是他对军队的态度—大凡好大喜功的人都喜欢经常检阅军队,他衡量一只军队有无战斗力,是否忠于他的唯一标准就是检阅时候能否高呼皇帝万岁。拿破仑三世与他伯父一样深以非正统王室出身为憾事,虽然他自认为是革命家,却极力渴望为欧洲各正统国王所接受,因为欧洲皇室之间都彼此称为兄弟,所以他很在乎别国国君会不会称他为“兄弟”,如果不这样,他认为这是在称呼上歧视他。后来奥地利和普鲁士君主都妥协了,但沙皇尼古拉一世却不让步,只肯称他为“朋友”.以沙皇对革命分子的观感,他觉得这个称呼已经是太抬举拿破仑三世了。

在拿破仑三世执政期间,对内建立起了庞大的官僚国家机器,进行专制统治,依靠工商业和金融资本家的支持,大力促进法国工业革命,对外试图打破1815年维也纳会议所确立的欧洲体制,恢复法国的大国地位;1848年他联合英国抗击俄国。挑起克里米亚战争。打垮了“欧洲宪兵”俄国,逼得沙皇尼古拉一世自杀。又与奥地利开战,吞并尼斯和莎瓦,并发动侵略中国、安南、叙利亚、和墨西哥的殖民战争。拿破仑三世的军队在克里米亚和意大利战争后,几乎成为欧洲军队的榜样,人们在研究法军的各种组织,法军的兵营成了各国的军官学校,几乎全欧洲都坚信法军事不可战胜的。然而就是这么一只军队,十多年后再普法战争中一败涂地。拿破仑三世一生最讽刺的对照是。内政比外交更为擅长,但他对内政无多大兴趣。对外交又欠缺胆识。每当他暂时放下自诩的革命使命,对法国的发展便有重大贡献。他把工业革命带到法国,对大规模借贷机构进行鼓励,这一切都对促进法国经济居功至伟,将巴黎重建为如今的磅礴气势,也应该归功于拿破仑三世。纵观拿破仑三世在位期间政治和经济上的表现,大部分的历史家认为可以从经济上的建树为他在政治上的遗憾平反。他的执政令人想起他的伯父拿破仑一世,不过在法国人心中,拿破仑三世所留下的回忆远没有他的伯父那样令人生科。

19世纪60年代末,随着法国内外矛盾日益尖锐,拿破仑三世的统治开始面临危机,与此同时,在俾斯麦领导下的普鲁士迅速崛起。为了维护法国在欧洲大陆的霸权,野心勃勃的拿破仑三世试图发动对普鲁士的战争,更要命的是,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虚荣心同样强烈的欧仁妮皇后,当普法战争一触即发的时候。她极力鼓动丈夫大胆应战,并直言不讳说:“不发动战争,我们的儿子怎么当皇帝?"战争事关国家的生死存亡,本应该谨慎对待。而军事是政治的继续,外交同城能解决大部分常规问题,拿破仑三世最大的失败之处就是放弃了外交手段解决实际问题。实际上当时的法国在欧洲大陆的优势虽然打了折扣,但并非不可挽回,更没有到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犯不着打一场毫无准备、不计后果的战争。

1870年的普法战争,拿破仑三世亲临前线,在他的军队中被营造出一片对他的”y英明指挥“五体投地的氛围中。最终这支军队在普法战争中输给了被用爱国主义教育和先进军事理论武装起来的对手,而拿破仑三世最终也在历史上留下了一段令人尴尬的笑柄。开战前,拿破仑三世狂妄地宣称:”我们只不过是到普鲁士做一次军事散步“他自信地亲率领40万大军出征,还带上儿子。但他们到达前线后,却连吃败仗,在色当被普鲁士军队包围后,落得个向普鲁士国王乞降的下场。拿破仑三世的冒险战争,让法国蒙受了巨大的耻辱,也彻底的结束了自己的帝王生涯。

如果从今天来看,我们可以发现拿破仑三世的举动是多么的愚蠢鲁莽:战争爆发时候,德国在各个方面都已经超过了法国,力量的对比已经不是很乐观,拿破仑三世对这一切却浑然不查,在完全盲目的情况下率军冒进,相对于计划周密、有备而来的德军,像这样心有余而力不足加上不识时务的领袖,法国的命运在开战的那一天就已经注定。果然,1870年9月2日色当失守,拿破仑三世和十多万法军成了俘虏。拿破仑三世在色当战投降后被俘于威廉堡大牢,时年62岁,《法兰克福》条约签订后被释放,流亡英国1875年病故于英国肯特郡的齐泽尔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