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趣众娱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云趣众娱网 » 电子

与神对话1-1.1:感受是灵魂的语言(附音频)

点击上方身心舍关注我们

给你有温度有深度的视角

若有所收获请分享它


尼:那一年春天——我记得是在复活节的前后——我的生命出现了一个特殊现象。神开始透过我跟你们说话。


容我解释得清楚一些。


在那段时期,就个人、事业与情绪而言,我是处于很不快乐的状态中,我的人生在所有层面上都象是失败了似的。由于多年来我一向习于将我的思绪写成信(通常是永不寄出的信),所以,这一天,我又拿起了我忠实的黄色便筏纸,开始倾泄出我的感受。


这一次,我想,与其写信给另一个我想象曾欺骗过我的人,不如直接诉诸本源:直接去找最会欺人的那一位。我决定给神写封信。


那是一封含着嗔恨与激愤的信,充满了惶惑、扭曲、责难,以及一大堆愤怒的问题。


我的人生为什么事事不顺?我到底得做什么才能让它顺?为什么我无法在亲密关系中找到快乐?是否我永远也不会有够用的钱?最后——且最重要的——我到底做过些什么事,活该要有如此不断挣扎的一生?


令我惊讶的是,当我潦草地写完我的怨苦及无法回答的问题,准备将笔扔到一边时,我的手却仍然悬在纸上,好像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扶着似的。突然,笔开始自己移动起来。我全然不知道将要写些什么,但似乎有了一个想法,所以我决定顺着它,写出来……


神:你是真的想要这所有问题的答案呢,还是只是在发泄?


尼:我眨了眨眼……然后我的大脑出现了一个答案。我将它写下来。


两者皆是。当然,我是在发泄,但如果这些问题有答案,我宁可下地狱(译注:原文“sure as hell”是句粗俗口头语,有点“真是他妈的……”之意,但若照原意译,神下面幽默地提出与之相对的“sure as heaven”,就无法中译了。)也想听听看!


神:你对许多事情都是“宁可下地狱”,为何不是“宁可上天堂”呢?


尼:而我写道:


你那是什么意思?


在我还没弄明白之前,我已经开始了一段的话……而且我也不象在写东西,反倒象在作笔录。


那笔录一作就作了三年,而在当时,我完全不知道它会发展到什么状况。我写在纸上的问题之答案,直到问题被完整地写下来,我将我自己的思绪放掉之前,并还没出现我脑中。然后答案往往来得比我能写的还快,我发现自己只能潦草的写下来以便赶上。之间由于惶恐,且疑惑“这些字句是否是来自另一个来源”,我曾搁下笔走开,直到我再一次地受到感召——抱歉,那是唯一真正恰当的字眼——回到黄色便筏纸上再度开始转录。


当我在写下这篇文字时,这些对话仍在继续。其中大部分将出现在以下的篇章里……包含了原先我不相信,随后又假定是有个人价值的、令人惊愕的对话,而现在我才了解,它不只是冲着我个人而来的,它也是要给你及每位读到这资料的人的。因为我的问题也就是你们的问题。


我希望你能尽快的进入这对话,因为重要的是,这并非只是我的故事,也是你的故事。是你的人生故事将你引领到这儿的。这个资料针对的是你个人的经验。否则,现在你就不会在这儿读它。


那么,现在就让我们用我问了好久的一个问题来进入这对话:神怎样说话,又对谁说?我问到这个问题时,下面是我得到的答复:


神:我跟每个人说话,一向就是如此。问题不是我跟谁说,而是谁在听?


尼:这倒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马上请神再多谈谈这主题。以下就是他所说的:


神:首先,让我们以沟通(communicate)这个字来取代说话(talk)这个字。沟通是个好得多、充实得多、正确得多的字眼。当我们尝试彼此对话——我对你或你对我时,我们立刻会被字句不可置信的限制所局限了。为了这个理由,所有我不会单单借字眼来沟通。事实上,我也鲜少那样做。我最常用的沟通方式是透过感受(feeling)


感受是灵魂的语言。


如果你想知道你对某件事的真实想法,只要注意你对它的感受如何。


要体悟到感受有时候很难——要承认更难。然而,你最高的真实便隐藏在你最深的感受里。


诀窍就在你是否能体会到那些感受。如果你还想知道的话,我可以教你如何办到。


尼:我告诉神我真的想知道,但目前,我更希望我的第一个问题能先得到一个完整而充分的答复。


以下即为神所说的:


神:我也以思维(thought)来沟通。思维和感受并不相同。虽然它们可以同时出现。当以思维沟通时,我往往会利用影像和画面。因此,就沟通工具来说,思维比光是文字本身更有效多了。


除了感受和思维之外,我也用经验(experience)这媒介来作为一个伟大的沟通工具。


而最后,如果感受、思维及经验全都失效时,我才用语言(words)。语言真的是顶顶无效的沟通工具。它们最容易招致错误的诠译,最容易被误解。


理由何在呢?那是由于语言本身是什么的问题。语言只是发音(utterance)而已:代表感受、思维和经验的噪音。它们是象征符号、记号、标志。它们并非真相。并不是真实的东西。


语言也许可助你了解某件事,经验却使你更明白。然而有些事是你无法经验的,所以我给了你们其他的认知工具,也就是感受,以及思维。


然而,最大的讽刺是,你们全都将神的话语视为如此重要,反而轻视经验。


事实上,你们如此漠视经验,以至于当你们对神的体验不同于你所听到的有关他的话时,你就自动地舍弃那经验认同那些字句,尽管应该刚好相反才对。


你对一件东西的经验和感受,代表你对那件东西事实上和直觉上所知的事。语言只能设法表征出你的所知,并且常常能扰乱你所知的事。


因此,这些就是我沟通的工具,然而它们并非就是方法,因为并不是所有的感受、所有的思维、所有的经验及所有的语言都是来自我的。


许多话语曾以我之名被他人说出。许多思维和许多感受,曾由非我所直接创造出来的主意所发起。许多的经验都是由此而起的。


问题就在于辨识力。难就难在如何辨识哪些讯息是由神,哪些又是由其他来源来的。只要运用一个基本法则,分辨就很简单了:


你最高的思维、最清晰的话语、你最崇高的感受是来自我的。而任何较次的都是来自其他的来源。


现在分辨的重任就变得容易起来了,因为,即使对初学者而言,也不该难以认出哪个是最高、最清楚和最崇高的。


不过我愿意再给你们一些指导方针:


最高的思维永远是那包含着喜悦的思维。最清楚的话语永远是那些包含着真理的话语。最崇高的感受,就是你们称为爱的那种感受。


喜悦,真理,爱。


这三者是可以互换的,而其一永远导向另一个,不论它们的先后次序如何。


有了这个指导原则,便很容易决定出哪个讯息是我的,哪个来自其他来源。剩下的唯一问题是,我的讯息有没有受到注意。


我的大部分讯息并没有受到注意。有些是由于它们看起来像是太好了,令人觉得不可能是真的;有些是因为它们看起来好像很难了解;也许是因为它们根本就被误解;而大多数则是因为它们根本没被接收到。


我最强而有力的讯息是经验,但这个你们也忽略了。你们尤其是忽略了这个。


只要你们曾倾听你们的经验,你们的世界便不会再像今天的这种情况。不听你们经验的结果就是,你们要一直重新经验它,一遍又一遍。因为我的目的不会受到阻挠,我的意志也不会被忽视,你们迟早会收到讯息的。


可是,我不会勉强你们。我永远不会强迫你们。因为我给了你们自由意志——依照你自己的选择去做的权力——而我永远也不会拿走它。


因此我会继续一而再、再而三的送给你们同样的讯息,在整个“千福年”(millennia)间,并且到你们所居住宇宙的每一个角落。我会不停地向你们传送我的讯息,直到你们接收到它们,紧紧地抱住它们,称它们为你们自己的为止。


我的讯息会以各种的形式到来,在千般不同的片刻,横跨百万年。如果你真正聆听的话,你就不会错过它们。而一旦你真的听到了,你也就无法忽略它们了。于是我们的沟通才会真诚地开始。因为在过去,你们只是单方面的对我说话、向我祈求、跟我求情。然而如今,我却可以直接答复你们,正如我现在正在做的。


尼:可是我如何能得知这些讯息是来自神?我如何能得知这并不只是我自己的想象?


神:这又有什么差别呢?你不知道我可以通过你的想象力运作,就如通过任何其他方式一样的容易吗?在任何既定的一刻,用一种方法或数种方法,我都能带给你完全适合你当时目的的最精准的正确思维、语言或感受。


你会知道这些话是来自我的,因为你自己从没有讲得这么清楚过。如果你已然能对这些问题讲得如此清楚,你也就不会提出来问了。


尼:神都跟哪些人通讯?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人?特别的时期?


神:所有的人都是特别的,而所有的片刻也都是珍贵如黄金。并没有哪一个人或哪一个时刻比其他的更特别。然而有许多人却宁可相信神是以特别的方式只对特别的人说话。这豁免了大部分的人要听我的讯息的责任,更不用说收到它(那又是另一回事),使得他们可以在每件事上都听从别人的。你认为没有必要聆听我,因为你已经认定别人已听过我所谈的每一个主题,而你只要聆听他们即可。


然而,藉由聆听别人所认为他们听到样子的我所说的话,你根本就不必思考了。


这就是在个人层面上大多数人不理会我的讯息的最大理由。因为如果你承认你是直接地接收到我的讯息,那么你就得负责去诠释它们。接受别人(即使是那些活在两千年以前的人)的诠释,比你自己要诠释你正在收到的讯息要来得安全并容易得多。


然而我邀请你来参加与神的一种新型的沟通。一个双向沟通。事实上,是你邀请了我。因为我现在以这种方式来到,就是来答复你的呼唤的


尼:就拿基督为例,为什么有一些人,仿佛比别的人更能听到你的讯息?


神:因为有些人愿意真正倾听。他们愿意听,纵使当讯息看起来似乎是可怕,或疯狂,或根本就错误时,他们仍愿对这样的通讯保持开放的心态。


尼:那我们是否该倾听神的话,纵使当他所言的似乎是错的时?


神:对,尤其是当它似乎是错的时。如果你认为在每一事件上你都是对的,那又何需跟神谈话呢?


尽管对所有你知道的事采取行动。但请注意,有史以来你们就一直在那样做。可是看看世界现在成了什么。很清楚的,你们就是错过了什么。很显然有些事你们并不了解。你们真了解的事,就你们而言,必然看起来是对的,因为你们用“对”这个字眼来指明你们所同意的事。所以,你们错过的东西可能在最初会显得是“错”的。


唯一一条让你向前迈进的路是问你自己:“如果每样我认为是‘错’的事,实际上是‘对’的,会变成怎么样?”每位伟大的科学家都明白这一点。当一位科学家所做的实验进行得不顺时,他就会将所有的假设先搁在一边重新开始。所有伟大的发现,都是被甘愿“不对”的愿意和能力造就出来的。而那就是我们这里所需要的东西。


除非你停止告诉自己你已然认识神,否则你就无法认识神。除非你不再认为你已然听见神,否则你就无法听见神。


除非你不再告诉我你的真理,否则我无法告诉你我的真理。


尼:但我对神所知的真理是来自你。


神:谁说的?


尼:别人。


神:什么别人?


尼:领袖们。牧师们。教士们。神父们。书籍。老天,还有圣经!


神:那些并非权威性的来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