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趣众娱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云趣众娱网 » 传统

我们怎样做,才会在新闻中接近真相

信息社会的可怕之处在于,如果你正在经历一件有趣的事情,只需动一动手指,就能轻松地让这件事情传播出去,不到一分钟,只要你有足够多的粉丝,有相当的知名度,比如特朗普,这件事情就会在世界范围内被知晓。另一个可怕之处在于,如果这件事情本身具有争议,正义性或道德评价有待商榷,只要被传播出去了,那么,公众舆论会像洪水一样冲击你的良心,站在风口浪尖上,你也许有一种挫败感——因为你并不想要这种结果,你还没有做好准备。

无数事实证明,公众对事情的认识是非常容易被左右的,认识被左右的人仿佛《权力的游戏》中的君临城里的民众一样。由于他们的信息来源极其有限,导致对一件事情的认识深度和广度与知道事情起因经过的人有不少差距。事实上,如果将一张图片摆在这两种人面前,没有一点文字信息告诉他们,也会因为文化差异而得到不同的解读,尽管这两种解读也许是足够中立的。


我们怎样做,才会在新闻中接近真相


掌握了这一点,不少媒体便对某些事件采取了一些带有感情色彩的加工,目的是让公众舆论能够顺着他们的意见,从而营造一种现象和氛围,告诉不知道事情真相的人:这件事情并不是正义和道德的,已经有不少人这样认为了,你们还在犹豫什么吗?是想告诉他们,你们是一群迂腐的笨蛋吗?

心理学家告诉我们,在报道出的事件面前,保持清醒的头脑十分重要,因为构成一个新闻事件的原因极其复杂,在简单的已经被报道出的事件面前,文字描述比图片描述也更具主观性,哪怕正文中没有作者对事件的评价,每个词语也十分中立,但只要读者的文化层次和阅读报道的心情不同,所理解的含义也十分不同。图片虽然看起来客观,但如果拍摄的角度、按下快门那一瞬间事件参与者的动作表情不同,事件本意就会因为这些图片被误解,特别是一个必须让读者有所认识和做出评价的事件,图片是否涵盖了事件的规模和必要的因素十分重要,因为少了其中一点,读者对事件的评价也许会大相径庭。


我们怎样做,才会在新闻中接近真相


如果要对事件作出中立评价,就不要认为自己无所不知,特别是在互联网时代。更不要简单地认为只需要自己动一下手指就能全方位掌握事件的全部信息,并且能够对事件作出妥当而又权威的评价,我们要谦虚地吸收和听取与自己目前对事件评价向左的意见,并扩大事件信息的搜集渠道,不迷信权威。如果我们阅读了一些平时不去阅读甚至十分反感的新闻来源,我们会发现自己已经习以为常的事情也并不是无懈可击的。


我们怎样做,才会在新闻中接近真相


当然,既然要全面了解事件的信息,好奇心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好奇心强的人会更为平衡地评估事件,不会被单方面的信息来源遮住求知的双眼。就我们现在的互联网环境,各种信息充斥着我们的眼球,对事件的各种评价也考验着我们的判断,在这时,用好奇心去搜集信息就显得十分必要,否则,我们会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存在即为合理。从逻辑学角度讲,任何事情都具有正反面,因此,充分考虑事件的两面性,尝试站在与自己意见相悖的立场考虑问题会对事件作出尽量不带偏见的报道,虽然这显示不出自己有多高的智慧,但至少在报道面前,能够对事件有一个全方位的掌握,从而有了自己的理解。

从某种角度讲,新闻报道的战争其实就是舆论战争,在新闻面前,我们要避免被作者任意当做战争武器,我们就要在新闻中主动接近真相,拒绝听从“一家之言”,扩大信息的搜集渠道,具备充分的好奇心,找出新闻破绽识别假新闻,尝试站在与报道对立面想问题,这些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