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趣众娱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云趣众娱网 » 报价

逃离邪教,怼辱华广告,《流浪地球》里还有如此牛逼之人

点击上方“影视怪蜀黍”→点击右上角“...”→选“设为星标

把叔设为置顶,每晚22:00不见不散不错过



自上映以来,《流浪地球》的影响力和吸引力堪比片中捕获地球大气的木星。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这句洗脑台词不仅让北京第三区交通委走红,也掀起了网络上的造句热潮。

 

比如@共青团中央:道路千万条,学习第一条。作业写不完,开学泪两行。

 

还有“吃饭千万次,变胖就一次。零食吃不停,上秤两行泪“。

 

同样火了的还有吴京饰演的宇航员刘培强和空间站AI Moss组成的“莫强求”CP。

 

太太、触触、剪刀手们都在各种产粮,大家粉得不得了,还有把Moss拟人化这种操作。

 

刘培强和Moss两人没少互相拌嘴,使粉丝轻易就脑补出了一幅相爱相杀的画面。

 

有人觉得Moss这个人工智能对刘培强显露出了过多的人性和顾虑,就像是养了个电子鸡。


《战狼2》和《流浪地球》两部片,让爱国吴京变身百亿影人。

 

看到“小破球”内含吴京和主旋律,并且口碑票房双丰收,被认作是为国产科幻正名,“一星党”就因此出现了。

 

那些在豆瓣上恶意打差评拉低电影分数的人,全是在宣泄自己的个人情绪。

 

双标的现象愈演愈烈,站好莱坞科幻和站国产科幻的分成两派,斗得不可开交。

 

以至于《星际穿越》和将在国内上映的《阿丽塔》也被伤及。

 

人家卡梅隆可是早在大年初一的时候就给《流浪地球》发来过贺电,祝流浪地球的太空之旅和中国科幻的行进之旅好运。

 

赌气般的混战,到头来丢得还不是自己的脸。

 

小破球的票房现已超过35亿,接下来还有望突破50亿大关。

 

这部电影到底是什么水准,叔在之前的文章里已有表态。

 

燃爆又催泪,《流浪地球》真的成功了

 

最近叔看到一个视频,对影片的评价十分中肯。

 

评价者列出它的不足之处有叙述性解释略多,不过他也强调是否在意这点是因人而异的。

 

角色发展较弱,不过随着电影的进行和情节的发展,人物的弱化这一点也可以被接受。

 

国人基本不会注意到,但他看出本片的英文字幕存在用词不当和拼写错误等问题。

 

重金属美学和天寒地冻的特效都是亮点,总体来说绝对算得上是一场视觉盛宴,影片的结局他也比较喜欢。

 

说话的这个人可不是普通的老外,他是参与到《流浪地球》特效制作的Base FX公司的CTO Nathan Rich,现在还是b站的up主。

 

《星战8》、《侏罗纪世界2》、《雷神3》、《复联3》,以及《唐人街探案2》和《疯狂的外星人》等电影项目,他都在其中进行过技术方面的协调、配合与创作。

 

到了2018年的时候,他注册开办了内容制作公司“火锅大王”。

 

他做视频不图挣钱,而是想从幕后到台前,和更多的人进行交流。

 

像《流浪地球》里的金毛Tim一样,住在北京的Nathan也有着一颗中国心


针对《纽约时报》发布名叫“中国掠夺性的医疗体系的内幕”的视频,身为美国人的他作出了有理有据的抨击

 

美国和中国的医疗他都有接触,两边都存在漏洞,但中国的情况根本没有西方媒体报道得那样不堪。

 

视频中还有偷换概念的英文字幕来误导大众。

 

谈及癌症,人家中文明明说的是“具体这个病,它这个进程就是这样的”。

 

对应的英文字幕的意思却是“这是我们治疗癌症的方式”。

 

癌症危机是每个国家都亟待处理的,但《纽约时报》不去管别国,偏偏揪着中国不放,并且夸大弊端无视优势。

 

Nathan耿直地指出了西方媒体抹黑中国的原因。

 

美国这个老大哥位置坐得越来越不稳,在各个好的方面都不再是第一。

 

为了掩饰实质问题转移美国国民的焦虑,于是媒体把矛头对准了日渐崛起,发展迅速的中国。

 

《纽约时报》和Youtube等大规模的媒体都是很的。

 

当初Nathan在自己的油管频道发的第一个视频就是关于反讽杜嘉班纳辱华广告的。

 

D&G广告里是中国模特拿筷子吃意餐,Nathan就用刀叉吃中餐,装作是个笨拙的洋老外来显示这个“创意”有多么的愚蠢可笑。

 

结果这让他被Youtube给“制裁”了。

 

制裁的方式是大量削减他的粉丝。一分钟前还有400个粉,一分钟后瞬间变成240个。

 

Nathan能收到上千条新用户订阅他频道的信息,点开看粉丝数未增反降。

 

几百的粉丝数,和他几万、几十万的视频点击量完全不成正比。

 

显然Youtube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压制言论

 

因为博主必须满足4000小时的观看时长和1000个粉丝这两样条件,才能在youtube上赚到钱。

 

前一个标准Nathan早就达到了,第二个标准却在Youtube的骚操作下无法实现。

 

你看到其中的黑幕了吧。

 

虽然不差钱的Nathan没指着靠视频捞金,但他也站了出来揭露了这种不公平的现象。

 

镜头前言谈举止透着精英范的他,其实也曾有过一段浑浑噩噩、醉生梦死的经历。

 

讲真,这位CTO的人生事迹足以拿来拍电影了

 

犹太人血统的他出生在一个山达基教家庭

 

山达基教也称科学教,可是它并不科学。

 

它虽然合法,但在外人眼中就是赤裸裸的邪教

 

美国科幻小说作家L·罗恩·贺伯特在1952年创立了这个信仰系统。

 

他老婆在回忆录里表示,因为宗教所得的收入是免税的,他才出于赚大钱的考虑建立宗教,为此也没少睁眼说瞎话。

 

山达基教导人们,人是不朽的精神个体,而此个体已经忘却了他自己真正的本质。山达基恢复灵性本质的方法,是某种形式的咨商,被称为听析(Auditing—Scientology)。从事听析的参与者,其目的在于意识清醒地重新经历他们过去的痛苦或受伤的事件,以便让他们从那些事件有限的影响中释放出来。成员按照明定的数额捐献,就可以获得研读的教材与听析课程。

 

说白了,教义里所谓的“听析”,就和去看心理医生没啥区别。

 

然而山达基教却凭借这样的信条招揽了一大帮信徒,设立了诸多价格不菲的课程骗人往里砸钱,还控制和虐待教会成员。

 现教会领导人大卫·密斯凯维吉

 

《使女的故事》女主角伊丽莎白·莫斯、著名影星约翰·特拉沃尔塔、汤姆·克鲁斯都是该教会的明星信徒。

 

当年妮可·基德曼被逼流产、和阿汤哥结束了十年的婚姻,就是山达基教一手造成的。

 

Nathan只想像正常孩子那样成长,无奈家里人大多数都是忠实的山达基教信徒。

 

他8岁时被送去惩罚性寄宿学校梅斯金斯利牧场。

 

那里和杨永信的网戒中心一样,充满了体罚和军事化管理。

 

被用木板打,冬天被扔进马圈的饮水槽,这些Nathan在幼年都曾遭遇过。

 

他百般抗拒抵触,不止一次的尝试自杀,终于他的母亲把他送到了正常的学校读书。

 

那段日子大概是他童年最快乐的时光,但好景不长,Nathan在那里修完了7、8年级,那是他仅有的学历。

 

后来他的母亲又把他送回了牧场,还签好文件把儿子的监护权转给了山达基教,任由教会的人处置Nathan

 

当他长大到17岁,他总算脱离了山达基教的摆布,但他的家人也与他彻底地断绝了关系。

 

他的母亲绝情到屡次拒绝帮助独自在外的儿子,直到她因癌症去世,Nathan也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

 

在那段绝望而黑暗的岁月里,无家可归、身无分文、没有一技之长,也没有身份证社保卡的他住过野外、下水道,终日狂欢喝酒,吸毒成瘾,混吃等死。

 

渐渐地,他厌倦了这样毫无意义的度日,想要做出改变,干点实事。

 

于是他投身于计算机方面的学习中,变得不那么朋克,改掉恶习,一门心思地奋斗。

 

昔日的无业游民在快餐店找了份像样的工作,努力进入了社区大学,自学软件操作,如何搭建服务器。

 

毕业后他得到了一份计算机专业的工作,进而继续自学了编程、自动化和硬件等等。

 

其实到这里,Nathan早已经自救成功,但他没有就此停步。

 

坚持不懈严于律己是推动他向前行进的两大秘诀,从小职员到管理层,他赚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美金

 

接下来他更是名利双收,出了自传《Scythe Tleppo》,也上了电视,成了采访对象。

 

周游过世界各国,一生中没少漂泊的Nathan,最终在中国找到了归宿感,选择定居在北京。

 

看到他取得的种种成就,没人能想到这个命运的主宰者也曾是生活的幸存者。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把这句中文纹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英雄不论出身,只要你不服输肯努力,就都可以是人生赢家。

 

Nathan就是一个有力的例子,而他的传奇故事至今仍在延续。

 

朋友们,共勉吧。


相关报道